博士不让加塞被打

发布时间 2019-08-14 00:20:12 点击: 6 作者:

39岁的哈尔滨小伙马超拥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

作为东北林业大学的骨干青年教师工作中多次获奖。

10个月前,做财会工作的妻子美丽贤惠,4岁的儿子活泼可爱,他本人也正值人生的黄金期,同时还在哈尔滨工业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学位,马上就要参加博士论文。

一场突如其来的不法侵害,

也将这个小家庭的幸福平静的生活击得粉碎。

胸部以下完全失去知觉,

他要做一个有价值的人,

这才是真正的博士,

学业和事业都将再上一个台阶,但是去年4月份,彻底改变了马超的生活轨迹。马超被侵害后高位截瘫,除了眼珠嘴巴能自主活动,论文答辩也被迫中断。但是马超不甘心人生从此只能与床为伴。在妻子的精心帮助下: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将论文修改完成,今年1月9日。他终于完成博士论文答辩,网友们纷纷。

拒加塞被打高位截瘫,

马超独自一人驾车去机场接自己的父亲,

这期间他们夫妻克服了哪些困难?马超受害案件审理进展如何,飞来横祸;论文答辩被迫延后2018年4月12日凌晨,谁也不会料到,就是这次驾车出行,马超遭遇了一场足以改变他未来人生道路的"飞来横祸";当时快到机场时经过一条只容一辆车通过的临时车道:有两辆车从后方超车,想强行插道:马超正常行。

第二辆车上坐有一男一女,

对方便直接拽开马超的车门,

又有急事在身,

让第一辆车插入后。马超考虑到凌晨气温较低;也没给患有心脏病的父亲带件衣服,心里便有点着急,当时车速较慢,于是没有给第二辆车让道:第二辆车上的男子下车后敲了两下马超的车窗。马超没有理睬,对马超进行殴打,又强行拉住马超的衣领,将马超拖下了车并进行谩骂;高校教师马超本是一介文弱书生,并不想和他多。

被诊断为高位截瘫,

"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马超伤成这样,

转身准备回车时,不料后背和颈椎处却被该男子重拳了几击;事发后。当场便瘫倒在地无法动弹,马超被120急救车送往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救,马超的爱人骆春颖闻讯赶到了医院。马超的CT检查报告凌晨五点左右。当时不敢相信这是真事,也心疼得要命,马超平时特别和蔼可亲的一。

嘴可以说话,

距离马超博士毕业论文一辩的日子不远了。

"经过10多个小时的手术。什么怨什么仇能给打成这样;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目前马超除了眼珠能动,右臂可以微微抬起外,胸部以下没有知觉,事发当时;马超的博士论文已经完成初稿,正等待修改。却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灾祸而延迟了;马超说:"本来打算接到父亲;很突然出现这种。

就离开讲台了,回去看看书准备第二天上课的。"事故发生后第二天,导师非常意外!得知马超出事;赶紧说救命要紧,艰难救治;不想给人添麻烦。希望嫌疑人积极赔偿事发后;打人男子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打人者的家属来医院看过马超,马超的爱人骆春颖说:希望就此事。

你现在和解我不知道他能恢复到什么情况?

"当时在马超生命危及关头;哪有心思考虑和解不和解的事,我说我就希望马超好起来!你们给我手术费就行,"打人者家属扔下三万块钱就离开了,后期的康复治疗和医药费是更大一笔费用?这三万块钱对于他们来说真是杯水车薪。当时的手术费用就要十多万,而之后;殴打者及其家属便拒绝支付一分钱医疗费用。殴打者本人事发后没有露过一次面。骆春颖说:对于殴打者。骆春颖说只希望他们积极赔偿。帮助马超快点康复,康复了才能做对社会有意义的。

"事情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我恨他也没有用!让马超恢复得更好一些?我只希望他积极配合我们治疗。"目前。不含营养品已经花去了近50万元,巨额的医药费都由马超和妻子自己承担。学校曾经建议她在水滴筹上发起筹款。让全校师生为马超捐款。她和马超提了。

马超都没同意,他说学生都不挣钱,不能给他们添麻烦,马超刚从重症监护室出来时,已经花了20多万,实在是没有钱了;"我就希望他能够好!

救了马超的命;

她只好背着丈夫自己在水滴筹上发起了筹款!"骆春颖曾在水滴筹上筹款骆春颖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东北林业大学给自己和丈夫带来的帮助。学校的领导,学生来看望马超并给了他们慰问款;在马超住在重症监护室时,校领导给了他们十万元学校的。

又连夜转回第一家医院进行急救,

此时的他多次表达了完成博士学位的愿望。

但马超称,

转去了黑龙江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马超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进行手术后。在这家医院住了一周后发生了肺栓塞并发症,7月26日转入黑龙江省中医院,至今仍住在该医院进行康复治疗,重启论文。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口述给妻子2018年8月起,几个月来一直徘徊在生死边缘的马超身体稍稍稳定。心疼他的妻子多次劝他缓一缓,等身体康复以后再继续博士。

入院期间,他得到了很多师友的帮助,无以为报,去完成更多的事儿?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告诉大家。自己是可以的。经过几次。

妻子骆春颖最终同意了马超的想法;2018年9月份起;在准备答辩的4个月时间里。马超根据责任专家的评审意见。预答辩专家。

外审专家评审意见,对自己的博士毕业论文进行了三轮修改。论文的修改不得不以马超口述。因为伤情限制,妻子骆春颖帮助电脑输入的"夫妻合作"形式进行,但是这种夫妻合作面临的困难也是显而易见的。"隔行如隔山",马超研究的专业是计算机应用技术;而骆春颖自己从事财务方面的工作,对于马超的博士论文可以说是完全不懂;马超思考到哪里需要?

配合默契起来"他说添什么字?

需要增减哪些内容?但骆春颖根本没法操作,经过多次磨合;夫妻俩渐渐摸索出合作方法。一开始口述给妻子,我就敲上几。

他说怎么操作?我就怎么操作?妻子在电脑上拼写,"计算机的专业名词由马超一个字母一个字:

妻子敲的每一个字符他都会一点点看着,

骆春颖打开后把笔记本挪到他面前给他看,

马超非常细心!担心他就再也醒不过来"从去年9月份开始到今年2月份,"多次晕厥。夫妻俩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在康复病房里进行论文修改,修改论文是一个持续性的作业,这对马超虚弱的身体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对一直照顾马超的骆春颖也是一个新的考验,因为她除了要帮助丈夫输入。

还要随时观察丈夫的面色;马超经常说着说着就突然晕厥过去。失去意识。出现了一次这样的状况后,之后骆春颖特别关注他的脸色和唇色,如果发现他出现嘴唇发白现象就马上停下来给他吸氧,休息一段时间再进行。

这种现象发生次数还挺多的,我最担心他会不会晕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医生说这是体位性低血压的引起。

因为高位截瘫的马超平时只能平躺着的。

但对高位截瘫者会造成体位性低血压,

而修改论文时。他必须坐直起来才能看清电脑屏幕,这种坐姿对一般人很平常,所以必须隔一段时间就把轮椅放平,帮助他改善血液循环,有时候轮椅放平后,骆春颖就说别。

但是骆春颖每次轻声安慰他。

如果正在写的问题还没写完,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马超总是坚持说缓一缓就好了!合作期间。有时候马超脾气会有点急;"正常人还有脾气不好的时候?何况他时时会有疼痛。晕厥等方面的并发症,"妻子觉得他心情不好一方面是源于伤痛!那种疼痛是正常人无法感。

"另一方面源于心里的负担,这么多人帮助他,他自己压力确实挺大的。他一心想做些事情回报大家,"论文答辩,终于可以参加答辩了,7名教授给予全票通过论文经过数月的修改,这时的马超在身体的调理上也做了很多准备。马超坐在轮椅上。来到哈尔滨工业大学进行博士论文。

"中午不到一点他们就来到了答辩现场,

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接近五点,

以应对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

马超激动地说:

"答辩持续了2个小时;当时骆春颖陪着马超在答辩现场。现场一共有7位教授进行考核。马超的一位学妹则帮他操作PPT翻页等,答辩委员会的7名教授给予全票通过,当答辩委员会主席宣布马超答辩通过后。"太!

马超又发现了论文的一些问题,

现已完成论文;

回忆起那段难忘的经历。

太好了!"而陪在一旁的妻子骆春颖则跟着红了眼圈。马超答辩留影答辩通过后。一直到2月份仍在持续修改论文。将论文提交给了学校。哈工大将在今年4月份授予马超博士学位。"我能够坚持完成博士学业。离不开妻子的。

我觉得她挺不容易的。

我非常感激她!"这段时间。她白天帮助马超康复训练,基本上都是骆春颖一个人照顾着马超。好几个月都泡在康复医院。晚上协助他修改论文。几乎没回过家。今天看来;这一切都是值。

4岁的儿子也委托母亲照顾;自从马超遭遇那场不幸以来,夫妻俩第一次这么如释。

还能再回到讲台,

东北林业大学工作人员表示:

他们都希望他可以早日重返讲台;

对于今后的打算,和同事学生们在一起,为社会做力所能及的贡献。马超老师的毅力对师生们的激励也。

案件进展,

检方以故意伤害罪起诉打人者据悉。东北林业大学给马超指派了一名姓范的律师进行法律援助,据范律师介绍。作为被害人的马超一方。已提出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

具体量刑建议等起诉意见尚不对律师公开。

嫌疑人一方不认可对马超重伤一级的伤情鉴定。向检察院申请进行重新鉴定;但检察院认为鉴定结果合法且客观公正,拒绝了他们的申请;目前检察院已以故意伤害罪对嫌疑人提起起诉。鉴定结果会对嫌疑人刑期长短,5月份马超将要做二次伤残鉴定,因此范律师正和法院。

实际上。

民事赔偿金额的多少产生很大影响;申请等鉴定做完后再开庭审理;伤情鉴定。与原来疾病无关范律师称,外力击打所致。嫌疑人的家属对马超一方提出的赔偿要求非常不认可!除了手术前给出三万元以外,甚至认为马超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害。没有一丝一毫赔偿的意思,是因为马超以前所患的强直性脊柱炎。

所以强直性脊柱炎和嫌疑人对马超殴打的损害后果没有因果关系,

完全是外力打击所致,

哈尔滨市公安局下设的司法鉴定中心对这个异议已经给出了结论。鉴定中心对马超的骨质和骨密度进行了鉴定。结果为正常。和常人。

但面对白纸黑字的鉴定报告;

"路怒"导致动手打人对于网络上所传嫌疑人是黑社会,

嫌疑人家属仍不断提出异议,给法院的审理造成很多障碍。网传澄清。嫌疑人涉黑无证据,加塞的第一辆车和第二辆车是一伙的这种说法,嫌疑人目前被羁押在哈尔滨道里区看守所,但嫌疑人的身份和职业因案件审理原因暂不方便透露,尚没有证据指向嫌疑人有涉黑行为;对于两辆车是一伙的这个说法现在也没有证据支持。范律:

但这时马超就没让,

由此开始下车殴打马超,

范律师表示十分愤慨,

事发时的情况是:马超让了第一辆车以后。嫌疑人的车也想加塞。当时马超怕没完没了地再让会耽误接自己父亲,你都让前面那辆车了。没想到这一拒绝行为导致嫌疑人恼羞成怒,为啥到我就不让了呢?一起路怒事件竟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希望马超能够早点好!

他将尽力为马超提供法律上的帮助。目前马超的康复进展并不理想,也希望嫌疑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距离肢体恢复功能的目标还非常遥远!马超的妻子通过媒体恳切呼吁。社会爱心人士如果有先进的辅助设备或者医疗技术;能否帮忙提供或。

能促进马超更好的康复?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好!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